今天我们想给大家安利一部纪录片,《国宝银行: 小到足以进监狱》(Abacus: Small Enough to Jail)。这部纪录片差一点就把2016多伦多国际电影节(TIFF)的最佳人气奖(People’s Choice Award)收入囊中。但这已经创造了历史:这是纪录片类别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人气奖亚军。
这家总部位于曼哈顿唐人街、主要服务华人的不起眼的家族小银行,成为了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唯一一家被提起刑事诉讼的银行,联邦政府要它为次贷危机买单。面对着184项重罪指控,国宝银行是如何应对的?本周,著名导演史蒂夫-詹姆斯(Steve James)将携此片亮相纽约电影节。
(图片来源于:kartemquin.com,版权属于原作者)
国宝银行为何会被政府盯上?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损失如瘟疫般不断扩散。2008年10月布什总统签署《紧急经济稳定法案》,联邦政府豪掷$7,000多亿去拯救那些在金融体系里举足轻重、所谓“重要到千万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大银行。
这一紧急救助计划虽然暂时稳定了市场,却在后来遭到了广泛的批评。美国民众纷纷质疑,凭什么把高风险房贷包装成各种金融衍生品大肆贩卖、最终引发金融海啸的各大银行不但没有被追究责任,反而还要纳税人花巨款去保释他们?
在各方压力之下,美国政府不得不采取了包括整改金融监管体系在内的一系列行动。而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要给民众一个交代:究竟谁该为次贷危机买单?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唯一一家因为次贷危机被提起刑事诉讼的银行,不是高盛、摩根斯坦利、美林等华尔街大投行,而是一家华人开设的、服务曼哈顿唐人街社区的国宝银行。
(国宝银行及其创始人孙启诚。图片来源:uschinapress.com,版权属于原作者。)
立足于唐人街的国宝银行的主要目标客户,是那些想申请房贷却没有足够的信用记录、以致无法在一般美国银行成功贷款的华人移民。在国宝银行经手的无数笔住房抵押贷款的办理中,Jie Chen和Ariel Chi夫妇的这一笔,却引发了之后国宝银行和联邦政府长达三年的对抗。
2009年12月,当这对夫妇在房屋交割会议上再次确认,当初给贷款员余启斌的两张总计$2,400的支票究竟是否和其他钱款一起存入了银行时,他们却发现银行高层及其律师团队并不知晓这一笔钱的存在!国宝银行现任总裁、二女儿Jill(孙仪文)以及国宝董事会成员大女儿Vera(孙仪芬)立即向经手贷款员余启斌查证,最终余启斌承认是自己拿走了这笔钱。
这时孙家的两个女儿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选择,这个决定也为孙家日后胜诉政府奠定了基础:她们立即着手启动内部调查程序,开除余启斌。然后及时向联邦银行监管机构OCC报告,此外还聘请了外部调查机构来调查银行的贷款部门。
然而,在事发一个月后受害夫妇走进了纽约警察局第五分局,报案称国宝银行的职员偷走了他们的钱款,银行的内部调查因此演变成了刑事调查。而此案的爆发,也让监管机构发现了国宝银行的贷款员在房贷申请文件上可能存在着长期大量的造假行为。
国宝银行遭起诉,要为次贷危机负责?
2012年5月31日,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塞勒斯-万斯(Cyrus R. Vance)宣布了对国宝银行的184项指控,其中包括住房抵押贷款欺诈、重大盗窃罪、共谋罪等多项重罪。国宝银行首席信贷长、副总裁王耀华,贷款申请部主管谭伟雄和贷款员王文芳及其他18位员工均在被告之列。
(图片来源于:TIFF官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塞勒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如果我们能从最近的次贷危机中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当这些贷款计划不奏效,纳税人就要开始收拾烂摊子了。”检方认为,作为放贷机构的国宝银行不审核借款人条件随意发放贷款,甚至帮客户在房贷申请文件上造假,使本来不符合条件的人拿到了贷款,就是这种做法导致了次贷危机的发生。
在美国,个人向银行这类放贷机构申请房贷,放贷机构再将房贷作为一种资产“卖给”房利美(Fannie Mae)等机构。而房利美、投行等机构再将房贷打包成“资产支持证券(ABS)”,经由标准普尔等评级公司评级后最终出售给投资者。
被称为“资产证券化”的这一过程在美国住房市场繁荣时期运转流畅,利益链上的各个环节均皆大欢喜,然而在美国房市泡沫中形成的投机盛宴注定无法长久。随着房价的持续下跌越来越多的人无力偿还贷款,最终损失不断扩散到流程的各个环节,次贷危机由此爆发。
当时案件撤诉的可能性很小,但国宝银行也有自己的底线:一定不能以刑事案件起诉。但这笔和解没有达成,一开始银行的员工就被铐在一起押往曼哈顿刑事法庭。
孙家人很快做出了不认罪的决定。“这是一个非常勇敢、也非常昂贵的选择”,国宝银行的辩护律师普瓦罗斯基(Kevin Puvalowski)说。和政府对簿公堂无疑是一项艰巨的长期任务,光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里就有上百名虎视眈眈的律师伺机而动。
虽然面对着令人生畏的权威,但孙家人决定放手一搏。孙启诚自己是移民律师出身,四个女儿也顺利从名校毕业,并且除了三女儿Heather(孙仪珍)去念了医学院以外,其余三个女儿均是法学院毕业。大女儿Vera(孙仪芬)和小女儿Chanterelle(孙仪琳)还曾经分别在布鲁克林和曼哈顿的地检办公室工作。
 

检方vs辩方:国宝银行造假贷款

是否增加了房利美的风险?
庭审上双方争论的焦点主要在于:国宝银行在房贷申请文件上造假是否增加了房利美的风险?
12
检方:借款首付,纵容造假
检方指出国宝拿着房利美的钱、而非自己的钱来“为社区服务”,而房利美的钱,溯其根源又来自于购买了次级债券的投资人。据此检方论证,如果房款首付是负债,那么不仅会增加借款人的负担,也会增加房利美的风险。
国宝银行的客户即生活在唐人街的华人的购房首付资金来源往往有:通过偷税漏税等手段获得的隐形现金收入,父母或兄弟姐妹给的钱,向亲戚朋友借到的钱,通过同乡会筹到的钱。这些客户在买房时平均支付房款总额40%左右的首付。
由于房利美规定不能用借款来付首付,而美国的银行为避免洗钱又要求证明资金来源。这些客户就经常碰到“如何证明资金来源”这一难题。国宝银行的贷款员采取的做法是:帮客户把这些钱的来源统一伪装成赠款,并附上一封赠款信。
检方指出:这些所谓的赠款其实是借来的或者同乡会筹来的,实质依然是负债。检方由此认为:通过首付加贷款形式买房的华人并供不起房。因为很多华人会向位于中国的家人借钱买房,一旦人民币贬值或者金融危机再次发生,这些人就会还不起贷款。
检方进一步指出国宝银行整个贷款部长期都在造假,领导层不可能不知道。根据检方的逻辑,国宝银行总裁孙仪文和其他主管之所以放纵贷款员造假,是因为他们为国宝带来了盈利,国宝从房屋贷款中赚得了上百万手续费。
12
辩方:没有损失,何来盗窃?
针对检方所持的“国宝银行造假贷款增加了房利美的风险”这一逻辑,辩方的应对策略是:从根本上证明国宝银行给华人的贷款几乎是“零风险”。辩方论述,借款人所支付的大笔首付会对借款人形成一个约束作用:当他投入了这么大笔巨款去买房之后,他肯定会保证按时还贷来避免失去房产。
在此之上,辩方律师还指出国宝银行0.36%的滞欠率远远低于6.6%的全国平均水平。被检方拿出来举例的31个问题贷款其实运作良好,房利美从中收获了$250万的利息,而国宝只不过从中分到0.25%的利息。
据此辩方进一步说明国宝自身无任何动机去做有风险的贷款。国宝银行从每一个贷款中只赚取$2,000到$8,000的手续费,这其中还要再扣除员工薪水等成本开支。而贷款一旦坏账,国宝银行还要从房利美购回贷款自行承担损失。
国宝银行比一般美国银行了解唐人街复杂又不正规的运作方式,他们清楚唐人街华人的实际收入远远高于税表上的收入;也明白华人从同乡会借钱不还会面临怎样的“人身威胁”;他们更了解华人家族文化中“借款”和“赠款”的模糊区别。
辩方论述说,和检方所认为的“国宝银行不审核借款人条件随意发放贷款”恰恰相反,为了确保贷款低风险,银行会对借款人的收入、首付资金来源等各方面进行审核。检方指控国宝银行为客户伪造赠款信,而实际上房利美并不要求有赠款信,只需要捐款人简单地书面确认并签名。检方所呈的“罪证”,实际恰恰是国宝银行自己提高门槛的证明。
辩方指出,即使国宝银行存在违规行为也只是违反了房利美的规定,并不构成刑事罪。而针对检方所持的“国宝银行领导层纵容贷款员造假”这一论点,辩方律师指出国宝银行总裁孙仪文在Arial Chi报警之前便早已主动通知监管机构,如果是串通员工欺诈又何必自投罗网?
辩方律师总结说,检方所控的“重大盗窃罪”就是认为国宝银行盗窃了房利美的钱,可房利美不但没有任何损失,反而还赚取了巨额的利息,试问没有损失又何来的盗窃呢?
国宝胜诉,迎来完美结局
(孙启诚和大女儿、二女儿。
图片来源:Kartemquin Films, 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在长达三年多的诉讼长跑中,孙启诚一家共花费一千多万美金,前后共向检方提供了包括电子邮件、内外审查报告等在内的90万页文件。终于2015年6月4日,包括贷款欺诈、伪造文书等在内的最后58项指控均被陪审团一一宣告无罪。
至此,和联邦政府对抗的国宝银行终于可以正式宣告胜利,孙启诚一家和国宝银行的员工们也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而导演史蒂夫-詹姆斯跟拍的纪录片《国宝银行: 小到足以进监狱》(Abacus: Small Enough to Jail)也终于迎来了完美的结局。
当危机来临,大银行因为“重要到千万不能倒(Too Big To Fail)”领受着政府的救助,而小银行因为微不足道就要面对政府提起的刑事诉讼。不过这个平民对抗政府、弱者战胜强者的故事并不沮丧和压抑。在充满讽刺意味的片名之下,孙启诚一家积极乐观、互助互爱的应对之道反而因此更加熠熠生辉。
(孙启诚一家及纪录片导演。图片来源:Kartemquin Films, 版权属原作者所有)